each_way

ฅ给你颗糖

【hpss】波洛斯之书

  抬眼看了眼时钟,斯内普起身收拾一桌子乱放的古籍和散乱的药材。魔药协会刚刚大幅修剪了他的第十篇论文,他打算送一封诅咒过去,但是不急,他活动着酸疼的脖颈,转身走向地窖,找瓶不那么涩的红酒。他希望今年的害虫不要像去年一样猖獗,让他连够瓶红酒的葡萄都没有。

  地窖很暗,点亮魔杖后他一时依然无法适应。墙上的反光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走到跟前他才想起,某个无知的前任房主在地窖下贴了面镜子,镜子上贴了个滑稽的麻瓜贴图。他瞪了眼镜中的自己,布满血丝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只发怒的猫头鹰。魔杖端的光线也让他皮肤上刻薄的皱纹跟戈壁一样明显。...


[dmss]刺与

 可以当上一篇的续集看,也可以独立成篇看,没有影响。

-----

  “你靠近那些荆棘做什么?要被戳几个血窟窿才高兴吗?”冷漠的声音又迅速在身后响起。斯科皮叹息着缩回试探的手,勇敢地转身面对这台家用助手的狂轰乱炸。

   他半真半假地垂着头被叱责,心里却一次次回想刚刚要拿玫瑰枝条撒气时,那些枝条是怎么在指间瞬间柔软下来的,末了摸上去竟是夏日草地的毛茸质感。

   阿不思·波特不止一次表示好奇:“我家的机器人为什么是女人的声音?你家的机器人为什么这么凶?……”...


[allss]媚惑

  斯内普接过药剂,他晃动瓶子观察液体的成色,随之脸色变得铁青。

“卢修斯……卢修斯……”他无意识地碎碎念了好几遍名字,让名字的主人顿时紧张起来,马尔福攥住膝盖处的袍子,声音克制着不要发颤:“果然是毒药。”他银金色的长发乱糟糟地趴伏在肩上,“凭什么……主人为什么——”

“别慌,别慌,”斯内普安抚似地拉长音调,他嘴边刻薄的纹路清晰可见,“是媚娃的血。”啪,他把瓶塞拔起。“看颜色是从心口抽出的,供体应该已经死了。”

  马尔福勉强笑了一下,声音粗粝难听:“至少比——”

  斯内普一仰头把血液一饮而尽,眼珠子转了几下像在品尝。...

【sbss】罪夜之奔

233粉喽~谢谢小伙伴们的♥


“你不跳舞吗?小天狼星。”亚瑟韦斯莱在小天狼星身边空出的位置坐下,“不展示你高超的舞技?赫敏或许想要你教教她。”

“这种无聊的交际舞,”小天狼星把腿伸直,一副懒洋洋的姿态,“诀窍是抱在一起转圈,目的是在舞曲终了后接吻。”

  韦斯莱先生露出无奈的神色,他取出口袋里藏着的一个东西,轻轻抛给天狼星:“这个,或许你想要。”

  小天狼星下意识接过:“这不是——”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又掩饰般靠回沙发背,压低了声音:“你把这个给我干嘛。”

  “祝你好运。”韦斯莱先生起身摆摆手走开。...


1 / 9

© each_way | Powered by LOFTER